当前位置:主页 > 海峡家教 >

wen

第一线安莱:怎么评价国军将领李弥?

海峡家教 发布时间:2020-09-16 阅读:

淮海战役气势磅礴,规模宏大,乃世界军事巅峰事件。国军四大主力兵团,即邱清泉兵团、黄百韬兵团、李弥兵团、黄维兵团,四个主力兵团司令官,战后唯一毫发无损、全身而退的便是李弥。

李弥,云南盈江人,抗日名将,军事家,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。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,林彪同班同学。

李弥将军(1902—1973)

1926年,李弥还是国民革命军第五方面军(朱培德滇军)第三军军官教导团(团长朱德)中尉排长,参加过南昌起义。

后来脱队向他的黄埔校长蒋介石探求人生发展方向,李弥为人处事机智灵活,善于变通,被提拔为团长。有一次李弥奉派在蒋介石主办的江西县政干部训练班受训一个月,时来运转,从此倍受蒋校长器重。

1939年,李弥率部到广西参加昆仑关战役,开启他的对日作战军旅生涯。翌年,升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荣誉第一师少将师长。

(黄埔才子李弥)

1941年4月1日,李弥率炮兵猛轰宜昌机场,炸毁日军飞机21架,一战成名。第二年初,军长郑洞国保荐李弥升任第8军副军长兼湖南芷绥师管区司令。

6月,中国远征军反攻滇西松山日军受阻,李弥奉命以战地总指挥身份率部接替70军攻克松山。松山攻坚战被世界军史学誉为“东方诺曼底登陆战”。

(黄埔嫡系中少有的常胜将军)

1947年7月,山东临朐战役中,李弥又展示其非凡的军事才华,国军整8师以较小代价重创华野粟裕部2.1万人临朐战役成为国军黄埔生鲜有的完胜战例,也成为“战神”粟裕唯一的军事败笔

11月,李弥升任整编第八军中将军长,投入国共内战。

1948年7月,蒋介石任命李弥为第13兵团中将兵团司令官。11月6日,淮海战役爆发。粟裕在徐州以东将黄百韬第七兵团包围,邱(清泉)李(弥)兵团奉命解围。李弥指挥第八、九两军在太平庄、麻谷子和大庙山、石灰窑等地,与华东野战军展开激战

淮海战役中的李弥(左一)

12月初,由于邱清泉的轻敌冒进,李弥兵团以及徐州剿总杜聿明直属部队近30万人被华东野战军包围在方圆不足10平方公里的豫皖边陈官庄一带。

1949年1月10日,蒋介石在奉化召见淮海战役中唯一逃生的兵团司令官黄埔爱将李弥,并未对其兵败加以治罪。9月,李弥率新组建的中央军第六编练司令部移驻云南,虎贲将军余程万的26军,归其指挥。

12月9日,卢汉以军事会议为名,将李弥、余程万、军统云南站长沈醉等国军高级将官骗扣昆明,迫使全数签字宣布云南和平起义。

事后李弥许诺卢汉可以说服驻滇中央军投诚。脱身后与陆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汤尧将部队撤到滇南一带。

1953年,缅甸政府向联合国控诉长期盘踞缅北的李弥第8、第26军残部。

(李弥率部撤至台湾)

翌年,按蒋介石密令,李弥率部及家眷分批乘机撤至台湾。段希文部少数国军自愿留下,成为后来的“泰北孤军”。

1973年12月,李弥在台湾辞世,因其忠勇善战、矢志不渝,被追授陆军二级上将。

英国人在研究了全世界各国人的智商后,得出结论:中国人是最聪明的。

近代史上,国军将领李弥绝对是成功向国际友人论证中国人高智商的典型。

考验一个人实力的绝佳时机无疑是人陷入绝境时的反弹能力了,上世纪50年代,李弥在缅甸用智商完成了一次绝地反弹,而他靠的就是两个字:智商。

李弥1902年出生于云南省盈江县太平街,在最初的抗战中他曾干掉日系战斗机21架,可谓是战功累累。

李弥是个绝顶聪明的军事天才,多数情况下,天才多少是狂傲的,李弥也应了这个“多数”。他曾在1946年李弥在纪念孙中山的演讲上口出奇言说:

“你们看见在大街上卖毛毯的白俄没有?他们无衣无食,如果有一天输给了共军和白俄一样逃亡国外,人家还有毛毯可卖,我们这身破棉袄去卖给谁?你们要是看到我李弥当了俘虏,你拿根狗尾巴栽到我屁股上,我爬给你们看。”

这段话很好理解,意思是:我李弥如果自己当了俘虏,就装一条狗,给大家看。

然而,李将军最后虽然确实没有当俘虏,但他却干了一件听起来性质差不多的事:打着打着跑路了,逃回了台湾,免去了辱狗之耻。

李弥逃到台湾,是来投靠台湾省主席陈仪的。为此,他上书给蒋介石,准备回到云南收容旧部,伺机起事。谁料他刚到台湾,陈仪就被蒋介石给枪毙了。

你要是李弥,你会怎么办?不负众望的是,李弥选择了再次逃跑。可彼时的全国都快解放了,他能逃到哪里?

蒋介石枪毙陈仪之后,本想把李弥也搞掉的。

谁知他跑的实在太快,以至于蒋介石竟还没来得及反应。在这种情况下,蒋介石只好顺水推舟,将李弥任命为云南省主席,密令他扩军备战,以期有朝一日可以逆风翻盘。(或者战死沙场,反正别回来就行。)

李弥刚刚抵达云南,还未就任云南省主席,我军大部队便汹汹而来了。

没错,李弥再再再次不出所料地:跑了。

兴许是我军来势太猛,这吓坏了的李弥竟带着本部兵马一口气逃到中缅边境,最后撤到中缅泰三国交界,也就是后来的金三角地区。

也正是这块儿地方,成就了李弥的人生巅峰。

此时的李弥没有任何补给,爹不疼娘不爱,手底下也只有区区2000人,还都快被饿死了。为了生存下去,李弥不得不将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,补贴军用。想要生存下去,单凭这点钱根本是不够的,李弥必须获得蒋介石的支持,获取更多的援助才行。

当时朝鲜半岛正在酝酿一场大战,一旦战端开启,必将中美苏三个大国牵扯进来。美方自然不希望中方参战,为了牵扯中方,就必须在国内制造混乱,使得中方有所顾忌。李弥在缅甸的这支部队,正好起到了这个作用。

李弥也瞅准了这个时机,向台北和美国发出援助请求。此时缅甸政府也注意到了这一支国民党残余部队,并命令当地驻军进行驱逐剿灭,史称李弥第一次反扫荡战争。

刚从地狱模式走出来的李弥,对于这种程度的扫荡根本就不放在眼里!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黄埔军校第四期的学生!和同期毕业时相比,他三次逃跑已经很丢人了;如果在这里战败,那他的老脸真不知道往哪儿搁了。

缅甸空军先发制人,却并未得逞。当晚,李弥在分析了敌强我弱的局势之后,做出战略布局:集中优势兵力,打掉敌人中枢,然后趁他病要他命。当晚,李弥就派出50人的尖刀敢死队,突击敌人的炮兵阵地,不费吹灰之力,便缴获十门火炮。

有了这十门火炮,李弥顿时李云龙上身,接连拿下附近四个村庄。如此,李弥也算是有了自己的据点,暂时不需要为吃喝发愁了。

可这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胜利,敌人的大部队还在虎视眈眈,李弥并没有掉以轻心。

正在双方僵持之际,李弥使出一招引蛇出洞的计谋,成功将敌人拽到包围圈内,然后火炮一通乱打,将敌人击溃。大齐力之战李弥部队以很小的代价,消灭敌人1500多人,并拿下缅北重镇大齐力。

此战使得李弥一战封神,轰动东南半岛。没有见过世面的缅甸人,竟然将李弥封为国民党“战神”(真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啊!)。

自此以后,李弥盘踞的金三角地区,成了一个法外之地,周边的三个小国不敢招惹、北方的大国顾不上处理。

打了一个大胜仗,蒋介石当然高兴啦,美国也很高兴啊,于是援助“呼啦啦”的就过来了。李弥趁机笼络当地土著,同时收拾残军,还把过去缅甸远征军的遗留部队也组织起来,组成了缅甸国军。如此一来,当初的不到2000人的部队,一下子扩充到12000多人,

与此同时,他们还在金三角地区修复了一个机场,使得台湾和美国可以源源不断的向他运送物资。

可是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?

这里怎么着那也是缅甸的国土啊,一帮中国人在这里为所欲为、无法无天,他们怎能忍受?

可是打又打不过,那怎么办?于是,他们使出了终极绝招:告家长。于是乎,缅甸政府收集完证据之后,立即向联合国提起控诉了。

然而联合国是美国“开”的,美国当时又和台湾穿一条裤子,对于缅甸的请求,他们能答应吗?

不过人家既然告了,怎么也得走走程序不是?无耻的台北当局当即宣布:所谓的涉事国军并非中华民国正规军,国府已经无法控制。把缅甸给气的,再次集结兵力,准备发起第二次围剿。

要说这玩兵法,在中国连写小说的文人都会,更不要说黄埔军校的第四期毕业生李弥了!第一次围剿战争,李弥以不到两千人的部队,成功击打败2万人的部队,在缅甸创造神话。

有第一次,必然就有第二次,玩手段,中国人真没怕过谁。

1953年,缅甸军方集结海陆空三军将近7000人的部队,切断了李弥的补给线。这一举动,直接断了李弥的后路,如果他不采取措施,必然会被缅甸方面给困死。

如此,第二次反围剿战争开战在即。

缅甸军方准备将精锐部队分两路合围国军,然而李弥早已花了10万美元买通缅甸的某个高级官员,还未开战,李弥已经得知了缅甸方面的动向、以及大量军事情报。

作战情报都被人知道了,这仗还怎么打?毫无悬念,李弥再次获得以少胜多的大胜。

这一次,缅甸政府算是丢人丢到姥姥的爷爷的奶奶家了。当时的缅甸外长正是向安理会提出控诉,控告国民党侵略议案。

智商真是个好东西啊,关键时刻,见情势hold不住的李弥便玩儿起了文字游戏。

文字游戏这东西,跟李弥相比,他们终究是嫩的。紧要关头,智商逆天的李弥,竟然将自己的番号改为:“东南亚自由人民反攻联合军”,改完之后啊,他竟还反诬缅甸方面武装压迫。

然而,此时的朝鲜战争早已进入尾声,美国觉得这一支国军并没有起到什么牵扯作用,他们也不想因为这万把人,再得罪整个东南亚了。于是美国对于李弥的无理请求,并未予以回应。

美国不管他们了,台湾又不敢再擅自做主,于是乎,老蒋只能命令他们撤回台湾。

虽然李弥取得了第二次反围剿战斗的胜利,可是他们已然处于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,如果没有补给,战败是迟早的事情。就在李弥和缅甸方面扯皮的时候,缅甸方面已经组织好军队,准备进行第三次围剿战争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李弥只能答应解散军队,并撤回台湾。

1954年,缅甸国军分批撤回台湾。李弥虽然不情愿,可是对于敌人组织的第三次围剿,他是有心无力,即便是打,也极有可能因失败而再再再再次逃跑。

既然这样,那还不如主动答应撤兵,还能给自己留点面子。

就这样,聪明的李弥也随军撤回了。

不过有一部分国军并没完全撤回,据说,这是李弥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。李弥撤回后,还有少量残军在大撤退时,躲藏并留了起来。

正是这一部分人,继续经营金三角,并将金三角变成了种植罂粟的大赌、毒窝。

李弥得胜回“朝”之后,对自己的经历大肆吹嘘,并在多重场合表示:

“要不是考虑国际声誉的问题,我们国军定能政府缅甸!”

蒋介石当场打脸道:

“那你干嘛(逃)回来啊?”

尽管如此,李弥有一句话说的没错,他一辈子虽然多次当逃兵,却真的没有当过俘虏。

还有一点也相当紧要,他向国际友人充分展示了咱中国人的智商!给咱中国人挣回了很多很多face呢!

在国民党军高级将领里,李弥经历颇为坎坷。就出身而言,他不差——黄埔四期。但他早期不得志,和张灵甫、胡琏等天之骄子相比,总是慢半步。总体来说,他算是大器晚成的一个代表。今天,我们就来说说这个李弥。

李弥出生在云南腾冲,早年曾在驻粤滇军部当兵,并不太得志。后因为同乡关系,被韶关督办公署顾问袁恩锡赏识,收为义子,并推荐其保送上了黄埔军校第四期卫生队。毕业后,被分配到第三军(滇军朱培德部)教导团任中尉排长。注意,时任该团团长的人很特殊,正是我们敬爱的朱老总朱德。

后来,李弥在陈诚的指挥下,到洪湖苏区和贺老总打仗,期间脸部受伤。蒋介石在南昌开办江西省县政人员训练班,为推行反共政策培训干部,李弥也去那里接受了一个月的培训。培训结束以后,他调任江西瑞昌县县长,几乎退出军职。但军人毕竟还是军人,县太爷的宝座再诱人,也比不上战场上的枪炮声。没过多久,李弥调宁都任保安副司令兼保安十六团团长。虽然只是保安部队,但毕竟升官了,而且又回到了部队。

这回,李弥步入了升官的快车道。从保安队做起,没过多久就回到了正规军。1938年,他先后任第36军96师268旅副旅长、旅长。1939年,升任该军第5师副师长。到了1940年,他更是出任了第8军荣誉1师师长——国军的荣誉师都是由一些伤愈老兵组成,这些老兵战斗力极强,心气很高,轻易不服人,连长官也不放在眼里。李弥可以出任这个职位,并坐稳位置,其能力可见一斑。远征军反攻滇缅期间,李弥以第8军副军长兼荣誉1师师长的身份,出任松山前敌总指挥,为收复松山,打通滇缅公路,立下汗马功劳。

抗战胜利以后,第8军改编为整编第8师,李弥出任师长。1947年7月,“七月分兵”后的华野,急需要一场重大的胜利来鼓舞士气。粟裕以4个纵队的优势兵力,在南麻没有拿下胡琏的整编11师,正在气头上。此时,李弥率领整编第8师的6个团,又撞到华野的枪口上。粟裕打算在临朐地区一举吃掉李弥的部队,一雪前耻,一场大战就此爆发。

临朐是座古城,三面环山,沂河、弥河等河流从城旁流过,平时水浅,到处可以徒涉,但遇到暴雨的时候,山洪容易爆发,交通就特别容易被阻断。整编第11师在南麻被包围的时候,老蒋和陈诚急电李弥,令其火速率部增援南麻,救出胡琏。

李弥会去不?

他老奸巨猾,走一步,看三步。当华野主力已经停止进攻南麻的时候,李弥的整编第8师还在临朐东北的郑母,龙岗地区。一直到23日,他才率师部和3个团于中午进入临朐县城,其余3个团移动到靠近临朐城东和东北方向的一些高地。由于他接到的命令是增援南麻,所以整编第8师没有做太多防御工事。此时,从南麻撤下来的华野主力,在粟裕的指挥下,已经悄悄包围上来,并于23日晚间对临朐发起攻击。

被粟裕盯上的肉,很难有吃不掉的。李弥这块肥肉呢?

从7月23日一直打到8月1日,我军多次攻入城中,但就是不能彻底摆平。

为啥?

整编第8师的顽强,李弥的出色指挥,导致我军始终无法突破核心阵地。再加上我军经过南麻血战后,并未做足够的休整,几乎是立刻再次投入高强度的攻坚战,所以最终功亏一篑。

8月1日,国军援兵整编第9师、第25师、第64师都逐渐逼近临朐。虽然整编第8师已经奄奄一息,但是粟裕还是果断下达了撤退令。这一战,我军损失惨重,付出一万多人的伤亡代价,还是没有能拿下整编第8师。

临朐战役后,李弥深得上峰看重。9月,他率领休整后的整编第8师,配合黄百韬的整编第25师和阙汉骞的整编第54师进犯胶东。10月2日,国民党军攻占胶东重镇烟台,切断了我山东解放区和东北解放区的联系。

1948年7月,李弥升任国民党军第13兵团中将兵团司令官。9月22日,正式晋升为国民党军陆军中将。淮海战役中,李弥所部被我军围歼,李弥只身逃出。不过,蒋介石并不嫌弃这个败将,还让他重新组建13兵团,并担任司令兼第8军军长。

然而,国民党终究大势已去。李弥再次组建的部队,在我解放大军的攻击中,被打得粉碎。李弥指挥的第8军、第26军,除少部分逃往缅甸外,大部被歼灭在境内。李弥率领残部退到缅甸,继续和我军为敌。1953年1月,在缅甸的国民党军残部改称“云南反共救国军游击总部”。缅甸政府对李弥残部进行军事围剿,同时向联合国提出控诉。蒋介石当局将李称残部改为“东南亚自由人民反共联军”。

1954年,李弥率大部分部队撤退台湾,1964年,以国民党军陆军中将衔退役。1973年12月7日,李弥因心脏病突然复发去世,死后被追晋为陆军二级上将。李弥虽然很早就回台湾了,但他留下的这支孤军,在段希文指挥下,一直在缅甸、泰国一带的金三角地区活动,坚持了很久,才在泰国国王拉玛九世亲自招安下,归降了泰国,结束了这段传奇。直到后来很多年,活跃在金三角的毒贩武装里,都有这支残军的影子。

李弥的一生,可以说坎坷曲折,大器晚成。他给朱老总打下手,最终分道扬镳;他做过文官县令,最终回到熟悉的战场;他远不如同班同学张灵甫和胡琏出名,但战场的运气却一直比他们好。他留下了境外的一支孤军,最终被称为亚细亚的孤儿。李弥抗战有功,与人民为敌有过,应该客观看待其一生,功是功,过是过,这才是负责的正确的历史观。

参考资料:

1.《国民革命军第8军军史》

2.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军史》

历史学者、“许述工作室”核心成员查佳峰主答

第一线安莱